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风云人物 >> 李世民 >> 正文

香港小丑王让孩子拥有嘲笑大人的权力

2019-03-26 07:39:15

「wing wing整天都做错事,但每天都很开心,就算做错了事也很开心,像个傻瓜。」

Wing wing是个小丑,他的扮演者梁健荣在2012年香港小丑王的比赛上赢得比赛,并获得了「小丑王」 的称号

香港小丑王让孩子拥有嘲笑大人的权力

。在二十年间的几千场表演里,梁健荣越加深刻地体会到,小丑艺术不是假扮愚蠢,而是「认真地做蠢事」。他认为一个演员要真诚,剥离自己的形象,打开自己,赤裸地进入角色。他希望能一辈子都做小丑,对梁健荣来说这不是重复,就像童年的抛球游戏一样,每一场表演都有新的目标,「永远可以挑战自己。」

文|涂雨清

|刘斌

周日的午后,香港白田邨的广场上正进行一场小型舞台表演。表演由康乐署举办,观众大多是社区的老人和孩子。

伴着舞台上响起的欢快音乐声,小丑wing wing出场了。wing wing的打扮很鲜亮,身上是彩色格子西装和蓝色背带裤,系着领结,领结下是一条绣着三颗纽扣的鹅黄色口水巾。wing wing是光头,为了让人过目不忘,他戴了一顶橙色的圆帽子和小丑标志性的红鼻子。

Wing wing的表演没有台词,他举起写着自己名字的名牌,贴在立起的工具箱上,但名牌马上掉了下来,没关系,捡起来再贴上,又掉了,重复,又掉。孩子们嘲笑着wing wing的笨手笨脚,wing wing看起来生气了,不过他很快想到了办法,他用口水舔了舔名牌的背面,它终于牢牢地粘在了工具箱上,小朋友们发出emmmm的声音,wing wing狡黠地笑了。

在这场持续30分钟的表演里,小丑wing wing前半段都在自娱自乐,用不断失手的杂技逗乐观众,后半段邀请一位小朋友上台,教他简单的杂耍,却调皮地戏弄他,又在最后送给他气球讨好他。

对于成年人来说,这场表演毫无亮点,小丑wing wing完全是一个愚笨的儿童,努力去做着并不难的事情,却怎么也做不到。

但就是这些拙劣的表演桥段,每一次都让台下的孩子们笑得前仰后合。总是做错事的wing wing打破了孩子们认识的这个世界里的对错规则,他让这些学龄前的小朋友有了嘲笑大人的权力。

人生新期待

小丑wing wing本名梁健荣,38岁,这是他做小丑的第20个年头。在2012年香港小丑王的比赛上,他赢得了冠军,此后相熟的主持会在介绍时为他加上「小丑王」的称号。

不表演的时候梁健荣谈吐流畅,举止与正常的成年人无异,他能在自己的生活和wing wing的生活之间自由切换,「这是表演者的素养。」梁健荣说,他享受这样的状态,以一个娴熟的表演者自居,一场表演后可以坐在茶餐厅里悠闲地喝着下午茶。「大约五六年前吧,我还做不到这样,以前我很难从一场表演中抽离,即使下了台,也很恍惚,到处整蛊人,朋友见状总会说我『痴线』(粤语,等同白痴)。」

把小丑作为谋生的一份职业,并非梁健荣早就预期的事。不过在就读中学时,他确实对杂耍很感兴趣,每天在家门口抛着杂耍用的球,他每天都定一个目标,今天抛100下、明天抛200下……在那些球落下的瞬间,梁健荣并没有看到未来已经悄悄地在他眼前展开。那时他能想象到的只是好好做一份类似文员的工作,无聊而安稳地度过一生。

梁健荣正式成为小丑是在1998年,在依山而建的海洋公园受训一个月后,他正式上岗了。彼时海洋公园的小丑学院是香港系统训练小丑最出名的地方,每年都会招生,梁健荣在公园里为观众表演小丑趣剧,有时也在公园各处表演杂耍。

在海洋公园做小丑表演让梁健荣的人生有了新的期待,「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工作可以像这样,又可以赚钱又可以玩哦。」

海洋公园不缺游客,小丑表演也就从不缺驻足的观众。但没过多久,梁健荣就发现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小丑就要离开游乐园,去街头锻炼。于是他背上了他的小丑工具箱,离开了这个香港小丑的诞生地。

香港早期小丑图由受访者提供

自我怀疑

梁健荣清楚地记得离开海洋公园后的第一场演出,是在乌溪沙的一个屋村里表演小丑剧《Washing women》,讲的是两个小丑在河边洗衣服互相争吵的故事

他和伙伴卖力地表演着,自以为诙谐,却没想到一场表演下来,除了几个回头张望的眼神,连驻足观看的人都没有。但他没有因此丧失信心,「那时一表演起来就觉得自己很厉害。」

自我怀疑出现在三年后,在一次化妆时,他问自己,每天这样化妆的意义是什么,不化妆我的表演会受到影响吗?化妆与不化妆有什么差别?都还是「我」在表演啊!

这个问题困扰了梁健荣很久。他决定远赴美国进修小丑课程,希望找到答案。美国的小丑老师告诉他,小丑要有自己的个性,妆容是一个面具,戴上它就成为它,不是「我」去做这些事情,而是这个小丑去做出他会做的每一个动作。

美国老师还要他给自己饰演的小丑取个名字,叠音字是孩子们轻易就能记住的名字,梁健荣随口想到了一个——wing wing。香港后来出现的小丑大部分都以叠音字取名,梁健荣坚称自己是第一个使用者。

他这样对我介绍:「wing wing八岁,他有很多头发,最喜欢给自己梳头,他住在外层空间,最喜欢的食物是鸡腿,最爱做的事情是表演和玩杂耍,没有表演的时候wing wing就在太空中睡觉,对了,睡觉也是wing wing最喜欢做的事情。」说到此处,梁健荣把自己逗乐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补充道,「wing wing整天都做错事,但每天都很开心,就算做错了事也很开心,像个傻瓜。」

梁健荣很享受作为wing wing在舞台上玩耍的时刻。一次,在为六岁小朋友Anson庆生的派对上,wing wing吹气球整蛊Anson,故意让Anson握住没有绑好的气球;把杂耍要用的球放进帽子里,却怎么也找不到它;wing wing拿出梳子梳着他的光头时,小朋友们大笑不止,有的甚至捧着肚子倒在地上。

这是wing wing存在的意义,也是梁健荣为自己找到的生活意义。

做人就是要开心

在香港,小丑和圣诞老人、魔术师、财神爷一样,都是节假日常见的表演人员。

近二十年来,这个小众职业吸引了比过去更多的从业者。香港的中产阶级父母流行为孩子举办生日派对,小丑表演对孩子们很有吸引力,因此往往成为派对中重要的节目。此外,香港康文署也会定期在屋村举办文化节目,邀请小丑助兴,商场也会在节日期间请小丑表演。

在表演行业工作30余年的制作总监赖逸鸿觉得,现在的香港人比过去富裕了,需要的表演场合比以往更多,小丑表演者也就越来越多了。

在梁健荣心里,小丑文化有非商业的,艺术性的一面,但这种文化在香港并不被业内人士普遍认同。2014年,香港海洋公园不再设有任何的小丑表演,据当时离开的一位小丑回忆,是因为更换经理后,新的负责人并不欣赏小丑的表演艺术。

香港如今的小丑表演者虽多,但大多数是兼职,将其视为挣钱的一种方式,愿意长期并且全职做的人一直只有20个左右。因为家人的反对,梁健荣也不能辞掉「正经」的工作专职做一名小丑演员,工作日的白天,他是一间公司的文员,两份工作虽然疲惫,但他从未因此和家里人产生矛盾。

香港人常说「做人最重要就是开心」,这也是梁健荣的生活哲学,他认为所有问题都有办法解决,「他们不同意我就妥协咯……他们希望我继续工作我就继续工作,我也继续做自己喜欢的表演。如果父母不开心,我也不会开心。」

如果说在为孩子们带来欢笑之外,梁健荣还有什么心愿,那就是推动小丑文化在香港的发展,空闲时,他也会开班为一些对小丑感兴趣的人授课。

二十年间的几千场表演里,梁健荣越加深刻地体会到,小丑艺术不是假扮愚蠢,而是「认真地做蠢事」。他认为一个演员要真诚,剥离自己的形象,打开自己,赤裸地进入角色。他希望能一辈子都做小丑,对梁健荣来说这不是重复,就像童年的抛球游戏一样,每一场表演都有新的目标,「永远可以挑战自己。」

那天,结束Anson的庆生派对后,梁健荣开车去往在青衣的第二场表演,车内的挡风玻璃前挂着「车上有小丑」的巴士车牌。

我们行驶在一条海滨公路上,天气晴朗,海上的空气有一些浑浊,梁健荣在一番闲聊中说起,「好彩的话我可以活到七八十岁,现在已经过半,不好彩我只能活到五六十岁,多快啊,但也够了。你想想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曾经令小朋友有过开心快乐的记忆,有一个印象深刻的生日,多好。」

梁健荣现在的愿望是看过他表演的孩子长大后打来,让wing wing为他们的孩子表演。梁健荣想象着那个场景,「只是不知道这个什么时候响起。」

没看够?

相关Tags:

小孩咳嗽流鼻涕
珠海校服
宝宝发烧怎么物理降温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